• 男童在幼儿园被噎后死亡 家长质疑园方是否尽职 2019-04-17
  • 网友为家具厂门厂排尘问题提建议 2019-04-17
  • 回复@永胜龙须村:你是明白人! 2019-04-16
  • 【专题】王学义教授做客长城网燕赵名医大讲堂 2019-04-16
  • 人才济济是德尚"幸福的烦恼" 高卢雄鸡能否高奏凯歌 2019-04-12
  • 回复@信马克.blog:你一个挑粪的露原形了吧? 2019-04-12
  • 足球“视频助理裁判”或致判罚更严厉 2019-04-11
  • 理论学习--安徽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1
  • 岳麓书院院长肖永明:“文化之道”在当代贯穿始终 2019-04-10
  • 两个不能否定,怎会是停留在30年前? 2019-04-09
  • 海南前5月查处赌博类治安案件2161起 持续铁腕治赌 2019-04-06
  • 独家视频:新时代来啦! 2019-03-31
  • 香槟艺术达到新“高度”:反重力香槟外太空也可享用 2019-03-30
  • 世界最强大超级计算机诞生?运算峰值每秒20亿亿次,远超中国神威 2019-03-30
  • 王勇:提升全民安全素质 夯实安全发展基础 2019-03-26
  •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    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怎么突然要把娜娜送到国外去?”

        因为深刻明白事态紧迫的道理,赵吏都没回家,而是让妻子收拾好女儿的行李,在去机场的半路汇合。

        “待会再说,让你收拾的衣服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在后备箱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去拿过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赵吏开着组织上配给他的黑色奥迪,没让任何人跟随。

        赵丹娜的母亲去自己车里提出行李箱递给丈夫,“到底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赵吏不言不语,面沉如水,一语不发的将行李放进了自己车的后备箱。

        “行了,你回家去,要是有人去家里找你问娜娜,你就说她应该在学校,这几天没有回过家,明白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     赵丹娜的母亲脸上满是不解,结婚这么多年,她还从未见过丈夫如此深沉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赵吏没有回答,而是对车内的赵丹娜道:“出来跟你妈道个别吧?!?br />
        赵丹娜推开车门走了出来,将母亲给抱住,一向眼高于顶的赵小姐此时语气里终于泛起了哭腔。

        “妈,对不起……”

        事到如今,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,终于感到了一抹后悔。

        “娜娜,告诉妈妈,到底怎么了?好端端的,你爸为什么要把你送到国外?”

        赵丹娜无法向母亲袒露自己犯下的错误,握着嘴,转身重新钻上了车。

        “记住我刚才我和你说的话,现在马上回家?!?br />
        赵吏言罢,便钻进了车。

        奥迪很快驶离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哭有什么用?当时你买凶的时候,怎么没有想到你妈?”

        透过后视镜还可以看到依旧站在路边的赵母,赵丹娜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从眼角滚落。

        “那个女学生到底和你有什么仇怨?非得让你用这么狠的手段?”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赵吏才有空闲问道。

        除了精神病和报复社会的疯子,否则任何人犯罪,都是有动机的。

        他确实非常不解,究竟多大的仇,才会逼得自己的女儿丧失理智如此的不择手段。

        赵丹娜坐在后座上只是抽泣。

        “事已至此,你就算把眼睛哭瞎了,也解决不了问题,我是你父亲,有什么事,你就不能和我说吗?”

        赵吏将车速维持得很快,在车流中不断穿梭,谨慎起见,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抵达机场,

        “我也不想这么做的,可是她要抢我的男人?!?br />
        赵丹娜终于开腔,语带哽咽。

        “抢你的男人?”

        赵吏惊怒交加:“你别告诉我,你犯下这么大的错误,不惜践踏法律,就是为了争风吃醋?!”

        “爸,你不懂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愚蠢!”

        赵吏的吼声让赵丹娜的抽泣声都微微停歇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世上什么都不多,可两条腿的男人,遍地都是,你为了一个男人冒这么大的风险,值得吗?”

        “爸,我捍卫自己的感情,难道有错吗?”

        赵丹娜泪眼婆娑,也情不自禁提高了音调。

        “你捍卫自己的感情没错,可不应该是这种方式,要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,那这个社会岂不是乱了套?况且,你用这种方式得来的感情,你觉得真实吗?”

        平时里因为忙于公务,再加上赵丹娜基本上都呆在学校很少回家,一个月父女两都难碰到一面,所以赵吏还真不知道自己女儿找了个男朋友,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分析整个事情的经过。

        以他丰富的阅历,稍一揣摩,便基本上明白了事情的大概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不真?”

        赵丹娜反问道,脸上依旧泛动着一抹不甘与怨恨。

        “面对别人的挑衅选择忍气吞声,那才是将自己的爱情拱手相让,那才是真正的懦夫!”

        赵吏偏头看了赵丹娜一眼。

        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        “所以你就不惜冒犯法律的权威?不惜草菅人命?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,那事情就会很简单!”

        赵丹娜不知道是已经情绪失控,还是终于袒露了心声,说出的话,让赵吏都感到一阵阵的心惊。

        养不教,父之过。

        他真的开始后悔这些年对女儿教育的疏忽。

        女儿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他作为父亲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为了他不顾一切,可是他呢?他现在人在哪?”

        赵丹娜抹了把眼角的泪水,吸了口气道:“这些都是我自愿的,与他无关?!?br />
        赵吏咬了咬牙关,忍不住砸了下方向盘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傻!”

        “爸,对不起,一人做事一人当,你把我送到警局去吧,我不想连累你和妈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是你爸,说什么连累不连累!还是说我这个做父亲的亲自把女儿送进监狱,我下半辈子就好过了?”

        赵丹娜不言不语,眼中泪花闪烁,

        “我和你妈你就不要管了,我没做违法乱纪的事,即使查,也没多大关系,大不了这个官不做了,倒是你,到了那边,你要照顾好自己,别再那么任性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赵丹娜看着父亲的侧脸,泪水再度不受控制的滚落。

        “爸,对不起……”

        赵吏不再说话,再度提高车速。

        从公安大楼到机场本来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,可是赵吏一路高速,硬生生把时间压缩了三分之一,只花了四十分钟,就已经快要接近机场。

        “你旁边的包里有护照和一张银行卡,密码是你的生日,机票已经帮你买好了,直接去取,过段时间,我和你妈会去看你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赵吏叮嘱道,可就在这个时候,后方突然响起了警笛声。

        几辆亮着警灯的警车逐渐追了上来。

    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        赵丹娜不由自主开始紧张。

        “别担心,肯定不是找我们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赵吏话音还未落下,就听到后方传来了喇叭声。

        “前面的奥迪立刻靠边停车,接受检查?!?br />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辆警车突然加速,开到了前面,还有一辆警察从旁边逼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幕堪比影视剧的场景,整条街道的车辆都放慢了车速。

        赵吏迫于无奈,只能靠边将车停下。

        “你就在车里坐着,千万别下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言罢,他推门下车。

        “我是公案副厅长赵吏,现在正在执行公务,请你们让开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好意思赵厅长,请您让开,把车门打开,配合我们检查?!?br />
        几个警察下车,也是满脸严肃。

        赵吏神色威严。

        “以你们的级别,无权搜查我的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我的级别够不够?”

        后方一辆车门打开,韩栋走了下来,薛平贵跟在他的身后,和他们一起下车的还有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韩涵!

        赵吏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。

        他根本想不明白,即使陈红霞吐出了真相,那也需要时间去查他女儿的行踪,等警方查到他的身上,他应该早就送女儿上飞机了,可现实却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
        他完全想不通,警方为何能如此迅速的锁定他,并且不惜大张旗鼓的拦截,甚至一号人物都亲自露面,就仿佛肯定他女儿就在他的车上。

        坐在奥迪车里的赵丹娜目睹了这一切。

        她像是忘记了父亲的叮嘱,缓缓放下了车窗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她望来。

        已然插翅难逃的赵丹娜无视一切,朝自己的男友看去。

        韩涵也朝她看来。

    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        在这个时候,这个即将会面临法律严厉审判的女儿竟然还莫名的笑了笑,与此同时,一滴泪水无声的从眼角滚落。

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www.mdqzz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
  • 男童在幼儿园被噎后死亡 家长质疑园方是否尽职 2019-04-17
  • 网友为家具厂门厂排尘问题提建议 2019-04-17
  • 回复@永胜龙须村:你是明白人! 2019-04-16
  • 【专题】王学义教授做客长城网燕赵名医大讲堂 2019-04-16
  • 人才济济是德尚"幸福的烦恼" 高卢雄鸡能否高奏凯歌 2019-04-12
  • 回复@信马克.blog:你一个挑粪的露原形了吧? 2019-04-12
  • 足球“视频助理裁判”或致判罚更严厉 2019-04-11
  • 理论学习--安徽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1
  • 岳麓书院院长肖永明:“文化之道”在当代贯穿始终 2019-04-10
  • 两个不能否定,怎会是停留在30年前? 2019-04-09
  • 海南前5月查处赌博类治安案件2161起 持续铁腕治赌 2019-04-06
  • 独家视频:新时代来啦! 2019-03-31
  • 香槟艺术达到新“高度”:反重力香槟外太空也可享用 2019-03-30
  • 世界最强大超级计算机诞生?运算峰值每秒20亿亿次,远超中国神威 2019-03-30
  • 王勇:提升全民安全素质 夯实安全发展基础 2019-03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