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方法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6-18
  • 广东院士联合会:“新起点”开启助力广东创新驱动发展“新征程” 2019-06-18
  • 实现历史跨越 攻克深度贫困——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取得显著成效 2019-06-14
  • 世界杯即将开赛一大波好剧来临  这些烧脑大戏能抢回男性观众吗 2019-06-11
  • 世界杯老司机速成手册:球场之上,谁的眼泪在飞 2019-06-08
  • 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 2019-06-05
  • 振兴传统节日 四川各地不断创举措出实招 2019-05-26
  • 节前敲警钟!邵阳通报5起违规收送礼品礼金典型案件 2019-05-26
  • “一带一路”推动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逆势发展 2019-05-17
  • 日本连续6次挺进世界杯 今晚首秀 2019-05-17
  • 美国将针对伊朗经济进行制裁 世界会跟着遭殃吗? 2019-05-14
  • Facebook公关掌门离职 是应对隐私丑闻干将 2019-05-14
  • 俞正声:推进政协协商民主建设,形成协商议政新局面 2019-05-12
  •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召开第十三次会议 2019-05-12
  • 起床就吃早餐 5大早餐误区最伤人 2019-05-11
  • 贵州十一选五 > 仙侠小说 > 道君 > 第五二零章 让他们玩
      为何认为是被耍,而不认为是自己这边误会了?

      道理很简单,牛有道在黄通面前招摇恐吓,故意在那吓唬人!

      等于白白惊慌错乱一顿,自己吓自己,大老远马不停蹄跑这来纯粹是自找麻烦,真正是被耍了一趟狠的。

      尽管知道被耍了,可是没办法,还得硬着头皮继续谈下去,信不是还得送到人家手上,回头还不是得要跟人家谈嘛。

      幸好的是,如同邵平波说的那般,谈不拢大不了继续保持原样,继续让两边势力互相制衡。

      最让人恼的是,偏偏还不能告诉六大派你们被牛有道给利用了,难道能说本来是不想和你们谈的,是被牛有道给逼的?

      真正是吃了个哑巴亏,有苦说不出。

      就说嘛,牛有道凭什么说动六大派瓜分北州?

      “看来邵平波是被小贼给吓怕了,随便有点动静就当真了。不过邵平波说的也没错,这小贼的确是要除掉了,说不得要帮天玉门一把…自己找死,可就怨不得别人了?!被柿乙а烂俺鲆簧?。

      月色下陪同的黄通等人脸色也不好看,亦微微点头,对掌门的话表示赞同,这次的确被耍惨了,不气都不行。

      “邵平波那边要放出来吗?”黄通问了声。

      皇烈冷哼,“牛有道吃饱了没事干,好好的折腾我们干什么?我看就是那厮挑起的,继续关着!既然不承认,那就好好熬他一阵,让他长长教训!”

      说起来都火大,硬生生憋了一肚子的火,之前面对六大派还得强颜欢笑……

      表面上看,他刚来只是初次拜访,背地里谈判还得继续。

      也不敢明着来往,既然邵平波已经提醒了牛有道在万兽门可能有人,自然不会吃这个亏。

      燕韩两国的势力也不敢让彼此知道,自然是怕对方干扰,影响自己顺利接手北州。

      双方表面上没什么动静,暗地里却派了人在万兽门之外碰头。

      谈来谈去,出现了胶着点,大禅山不想放弃在北州的利益,可燕韩两国的势力也不可能继续让大禅山把持北州,名义上的归顺有屁用,实际掌控权在你们手上的话,还不是随时想反就反。

      双方,实际上是三方在围绕这个谈。

      当然,这都是大禅山故意造成的,欲故意让谈崩,之后没得谈就算了,恢复原样呗。

      知道牛有道是故弄玄虚,这边就更有底气了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山涧,溪流旁,垂萝前,牛有道徘徊着,问:“真没有再接触?”

      晁胜怀的声音从垂萝后传出,“真没有,至少我是没发现他们有再接触。六派看门的同门我也都问过了,皇烈就拜会过六派一次,之后未再登门,也未见六派再有人与大禅山的人接触过?!?br>
      牛有道:“确认皇烈还未离开万兽门?”

      晁胜怀:“我说牛有道,我有必要骗你吗?最近盘踞在我万兽门的门派多的是,因为蝶梦幻界这种情况很正常。再说了,皇烈现在也在逐一拜访其他门派?!?br>
      他不耐烦是因为不知道牛有道要干什么。

      牛有道:“好!一旦发现皇烈离开,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?!?br>
      晁胜怀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我警告你,不要再惹事了?!?br>
      牛有道:“他正好欠我四百万,我得想办法向他收账,哪能让他轻易跑了,给我盯住他,等他事完,我就找他讨债?!?br>
      “……”晁胜怀彻底无语了,感觉自己好像还得非帮他盯住不可了。

      将这厮打发走了后,牛有道在溪边小坐了一阵才返回。

      一上山缘,等候在山缘的袁罡看了眼那垂萝之地,低声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      牛有道把晁胜怀说的情况大概讲了一下。

      袁罡迟疑道:“等发现他要走了,等到晁胜怀来报,会不会有点晚了,会不会出纰漏?”

      牛有道呵呵,“上了钩,跑的了吗?跑了也能把他拉回来?!?br>
      袁罡:“你认为他们在暗中谈?”

      牛有道:“你以为他呆在这干嘛?呵呵,还有个天玉门,赖着不肯走,说什么等人来,我看这一个个都是心怀不轨?!?br>
      袁罡:“倘若真没谈呢?万一提前识破了而刹住了?”

      “信都送出去了,由不得他不谈。识破也没用,除非他们知道了韩国那边信没送过去才停的下来…”牛有道说到这,微微点了点头,“三派那边倒是不敢保证不会出内奸…事情到了这一步,不容失误,也罢,为了稳妥起见,看来得请客了?!?br>
      袁罡不解:“请客?”

      牛有道笑言:“当然是请那位皇掌门,有没有背着我们偷偷谈,一探便知!”

      “请的动吗?”

      “寻常也许请不动,但这次必然能请动?!?br>
      ……

      邀请的帖子是许老六送过去的。

      亭台楼阁间,看过帖子的皇烈负手来回踱步。

      接手帖子也看了遍的黄通冷笑,“宴请,他以为他是谁?无需理会,要见,让他自己来拜见?!?br>
      皇烈松出一只手摆了摆,“此獠能在南州抗衡天玉门,的确非泛泛之辈,现在需麻痹他,否则还不知这厮又会搞出什么乱子来。先稳住他,不宜再生事端,待他离开万兽门,再一举诛之!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有贵客来,牛有道亲自率人在门外迎接。

      皇烈就带了两个人来,彰显无畏,带多了人反倒弱他气势,有什么好怕的不成?

      “冰雪阁一别数年,皇掌门风采更胜往昔,晚辈有礼了!”

      “你倒也褪去了几分青涩,显得成熟了不少,架子也越来越大了?!?br>
      “不敢不敢,在皇掌门面前哪敢摆什么架子,里面请?!?br>
      红娘陪在牛有道身边笑吟吟迎客,充当贴身护卫的,谁叫她的符篆多。

      皇烈入内时瞥了眼红娘,认识的,早年在齐京见过。

      只是当年的大禅山不如现在,他也还不是什么掌门,他认识红娘,红娘却不认识他。

      当年连话都没搭上,还挺怅然若失的,他如今自然是不会再提起,如今的红娘他已不屑,再见唯一声暗叹而已。

      亭内石桌上,摆了一桌酒菜。

      按修行界的规矩,宾主在亭外先随便了几句,等到大禅山的人验过了酒菜没问题,宾主双方才入内坐下了。

      也就牛有道和皇烈对坐,皇烈带来的两位长老不肯与皇烈平起平坐,站在了皇烈身后左右。

      略举杯后,皇烈没了再动筷子的意思,“我看宴请是假,有话说才是真,别绕了,说吧?!?br>
      “皇掌门慧眼?!迸S械佬α?,瞅向站立的黄通,“不知我对黄长老的提醒,黄长老可有转告?”

      皇烈不冷不热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,你就不怕我现在出手把你给宰了?”

      牛有道笑呵呵:“这里是万兽门,皇掌门也不是文心照,没点自保的本事,我也不敢乱跑。何况我的确是一番肺腑忠劝,只要大禅山答应我一个条件,我可保大禅山无忧?!?br>
      皇烈如同听到了什么笑话,莞尔道:“那我倒要听听是什么条件?!?br>
      牛有道正色道:“我要邵平波的脑袋!用他一颗脑袋,换大禅山太平,不为过吧?”

      皇烈:“六大派掌门我已见过,就你那点把戏,一戳就破,值得拿出来炫耀吗?我此来不是赴什么宴,是想警告你一句,适可而止,别没完没了,小心引火自焚?!?br>
      一旁的管芳仪明眸忽闪,不知道双方在打什么哑谜。

      牛有道意味深长道:“皇掌门,过了这个村,可就没这个店了,这万兽门可是龙潭虎穴啊,来容易,走可就难咯?!?br>
      皇烈同样意味深长:“对你来说,的确是如此?!?br>
      两人四目相对,都渐涌起诡异笑容,忽一起仰天“哈哈”大笑,各怀鬼胎。

    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    “多谢皇掌门的规劝,不过有些事皇掌门可能不知道,邵平波的志向可不小,不是大禅山能束缚的住的,你以为邵平波是你大禅山控制的人?他其实是晓月阁的人,背着你们大禅山干了不少的好事,你当我南州那两三万匹战马是怎么来的?实不相瞒……”

      牛有道对皇烈讲起了故事,讲了他在齐国劫走邵平波三万匹战马的事,情节不该说的自然是不会说,但足以让皇烈那张笑脸变得面无表情。

      当然,邵平波派人暗杀他、勾结天玉门谋害他的事也编排了一通。

      客走后,门外送客的牛有道负手抒怀:“唉,有些话当面讲出来真舒服?!?br>
      袁罡:“现在对人家说这个有意义吗?”

      牛有道笑道:“当然有意义,我担心他们把邵平波给放了,起码暂时得帮我好好控制住,帮我盯死了,免得那厮有机会脱身?!?br>
      他才不管邵平波是不是晓月阁的人,估计也不太可能是,最多相互利用。

      可到了这个时候,哪是什么讲事实摆道理的时候,正要把邵平波往死里搞,什么落井下石,什么离间之类的,只要能用的他都要往邵平波身上堆。

      袁罡:“那还不如直接摊牌?!?br>
      这是他的办事风格,果断利索。

      牛有道目送远去的人影,下巴略抬,“玩!让他们玩,不把六大派玩狠了,他们怎会知道害怕?火候足了,才好一窝端!”
  • 方法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6-18
  • 广东院士联合会:“新起点”开启助力广东创新驱动发展“新征程” 2019-06-18
  • 实现历史跨越 攻克深度贫困——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取得显著成效 2019-06-14
  • 世界杯即将开赛一大波好剧来临  这些烧脑大戏能抢回男性观众吗 2019-06-11
  • 世界杯老司机速成手册:球场之上,谁的眼泪在飞 2019-06-08
  • 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 2019-06-05
  • 振兴传统节日 四川各地不断创举措出实招 2019-05-26
  • 节前敲警钟!邵阳通报5起违规收送礼品礼金典型案件 2019-05-26
  • “一带一路”推动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逆势发展 2019-05-17
  • 日本连续6次挺进世界杯 今晚首秀 2019-05-17
  • 美国将针对伊朗经济进行制裁 世界会跟着遭殃吗? 2019-05-14
  • Facebook公关掌门离职 是应对隐私丑闻干将 2019-05-14
  • 俞正声:推进政协协商民主建设,形成协商议政新局面 2019-05-12
  •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召开第十三次会议 2019-05-12
  • 起床就吃早餐 5大早餐误区最伤人 2019-05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