噺⑧壹中文網ωωω.χ⒏1zщ.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

    从b市到东海是另外一个方向,要走三个市,s市,d市,l市。

    陈世豪让人把他带到这里,就是为了行踪不会被打探到,既然是这样,他也不能用身份信息使用交通工具。

    陈默找到郊区物流园,寻到一家餐厅进去吃饭,耳边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,随后在物流园内转了两圈,寻到了一辆去向s市的货车,买了一个西瓜走到车旁。

    朝车内的司机道:“兄弟,有刀没,借个?!?br />
    司机戒备地看了一眼,看都陈默手中拿着的西瓜,把车旁边放的一个小刀递给陈默。

    陈默切开,给司机拿去一半,道:“谢谢兄弟,来吃瓜?!?br />
    那司机见陈默面生,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公司准备做货运,我出来探探路,先看看外面的情况?!背履叱员咚?。

    那司机听到这话眼睛一亮,道:“你不是本地人吧!”

    “恩,原来东海的,现在在s市打拼?!背履低暧帜闷鹨桓鑫鞴?,快速解决。

    那司机一听道:“s市现在有两个货运公司很火,兄弟,这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?!?br />
    陈默放下瓜,擦了嘴道:“有钱有关系就能做,我就是先来探探路?!?br />
    “这话说得对!有钱都能做!哈哈,你怎么会想做货运,以前做什么的?”司机心中已经打起小九九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开大车的人也不是专门属于哪个公司,而是有很多公司作为联络,那边儿有活,有时间去哪边,公司多了有价格竞争,他们的钱也能多拿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老子的事不想提,是爷们总得自己出来闯荡闯荡,做做自己的事不是?!背履低?,一挺胸膛,浑身气质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说得好!男人就得出来闯荡自己的事业!兄弟我给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车在山道上前行,陈默和司机坐在车上,与司机聊天。

    司机叫做陈大虎,听到陈默的名字是本家,再联想到陈默家里的背景,直接拉陈默这个关系,载着陈默回s市。

    一路聊下来,陈大虎说话间已经把陈默当成亲兄弟了,到达s市,陈默请陈大虎吃了一顿好的,说突然家里有事要回去,陈大虎这才惜别陈默,还不停提醒陈默如果需要司机一定找他。

    s市离d市不过60公里,陈默直接骑了一天自行车骑到d市,在d市好好休息了一天,第二天找到一个去l市的黑车,打着一趟到达l市。

    从这里再到东海,并不远,黑车司机听到陈默还要去东海,很热情的帮陈默又找到一辆车,拼车回到东海。

    许久未归,再次回到东海,陈默心中满是动荡,虽然他不是真正的陈默,但是这么久,还是会想起来王淑芬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他已经不是之前陈默的样子,又要怎么去见王淑芬!

    想了想,陈默去买了件白大褂,找了一个大布袋,跑药店买到不少干药草,拿着这些东西,陈默打了个的士朝七莲县而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路,陈默选择步行,到达凤村的时候,不少从前熟悉的面孔出现,陌生地盯着他,像防狼一样,将他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找谁?”村东的杨婶小心地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陈默满脸好奇地四处张望一圈道:“这里有一位叫做王大河的大夫吗?”

    “小子,王大河早就死了!你是?”听到陈默是来找王大河,杨婶的表情松动很多,好奇道。

    陈默一脸诧异,摇着头感慨:“我听说这里有一位威望很高,医术出名的大夫,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来,他人怎么就不在了呢?”

    陈默语气中满满的惋惜,杨婶也跟着感叹:“谁说不是呢?从前王大夫在,我们好多人不用多花钱就能治好病,每次王大夫随便开点药大家就能治病,现在王大夫不在,去县里一看病就要花好多钱!”

    “哎!”陈默叹息一声,道:“王大夫还有家人在吗?我想去拜访一下?!?br />
    杨婶身子一僵,道:“哎,王大夫离开后,他外孙就走了,留下他女儿……唉?!?br />
    杨婶叹息一声,朝陈默挥挥手:“小伙子,你还是走吧,王大夫没有家人在了?!?br />
    陈默心一沉,杨婶什么意思,怎么会说外公没有家人在?那陈默的妈在哪?

    “王大夫的女儿怎么了?生病了吗?”陈默继续问道,脸上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没有,小伙子你还是走吧,王大夫女儿嫁人了,你去了打扰人家不好!”杨婶说完不想和陈默多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陈默沉默地看着杨婶离开,眼睛中露出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说王淑芬嫁人了,怎么可能!陈默知道,她既然选择留下来等待,就绝对不会妥协!

    陈默又找了两家打听情况,终于在后山田边听到有女人偷偷议论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那王淑芬怎么那么死脑经!想不开呢!儿子都死了!不嫁给村长,她以后日子怎么过?那么傻!村上都已经说了娶她,她还在那里闹!简直就是不识时务!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一脸嫉妒道:“村长要啥有啥,有钱,有势,她太傻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村长能那么好的耐心让她一直熬着,我家那口子说了,今晚……”

    陈默顿时满腔怒火,当初那个村长就要强娶他娘,他收拾了一顿,竟然贼心不死,又想欺负人!

    在想起来这个人说的,他死了!他不时还给王淑芬发消息,谁告诉村长“陈默”死了的消息!

    陈默不知道王淑芬会怎么想,??隙ɑ岬P哪压?。

    那个村长,太可恨了!

    陈默佯装观赏村子,路过陈默原来的家,门庭冷落,到处都是灰尘,一眼就能看出来有段时间没人居住。

    陈默的心一沉再沉,调转方向,朝村长家走去。

    才到门口,陈默就听到了里面的嘈杂和叫骂声,乱糟糟一通。

    陈默等了一会儿,听到里面道:“那个挨千刀的死女人!死不到外面死去!真是晦气!专门祸害人的!”

    “快别说了,去找大夫,找大夫!”

    “找什么大夫,我都看了,没气儿了!你说着做的什么孽??!想死早不死!现在才死!”

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.www.mdqzz.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